波西米亚人的纽约圣诞

阿杰学长
2018-12-24
来源:www.jiexuezhang.com

松香四溢的小松树刚从圣诞街市里拉进门,炉子上的蛋奶酒啵啵的滚了起来。戴安娜一边指挥着我们用各种挂饰装点起圣诞树,一边把包着玻璃纸和蝴蝶结的大大小小圣诞礼物在树下高高低低的圈起来, 美国圣诞节的序幕就此拉开。

戴安娜是我的老同事,也是我们一群纽约客的波西米亚精神酵母——对的,是引起人群发酵的酵母。作为我们这群来自世界各地的游民中的唯一本土美国人,她在布鲁克林的砖房、壁炉和小院成了我们家庭式节日生活的聚集中心。

纽约的圣诞节气氛(资料图/图)

圣诞的一系列庆祝从12月的第二周就开始了,一系列的吃喝玩和节日趴使得这苦寒配大雪的一个月处在一种“磨洋工”、赖沙发和添冬膘的喜庆气氛中。

美国的圣诞饮食有三件宝:eggnog(蛋奶酒)、姜饼和烟熏火腿,共同的特点是带有那一丝辛辣味。

就如中国的春节必然要在北方闻到饺子味,在广东吃到打边炉一样,美国圣诞不能缺少蛋奶酒浓郁的肉桂香。蛋奶酒发源于英国十七世纪,由鸡蛋和新鲜奶制成,英国做法加入白兰地,而美国加入更丝滑的朗姆酒,热乎乎的烧一锅分到漂亮的玻璃杯里,最后在奶泡上撒一层厚厚的肉桂,配着刚烘烤出炉的姜饼一起吃。

香喷喷的姜饼一家人(资料图/图)

如果你看过怪物史瑞克,就一定会记得姜饼人和他们的姜饼房子——加姜末烤制成的曲奇,配上彩色的巧克力豆和奶油上色勾边,香喷喷的姜饼一家人就出场了。但是,曲奇蓬松又易断,再加上孩子们举着饼干推推攘攘,所以圣诞趴里一定会看到满桌断手断脚半边脸的姜饼人,因此这些身残志坚的残兵才要群起帮助同样难得被善待的史瑞克,一起刷存在感!

至于作为主菜的烟熏火腿呢,顾名思义就是化着烟熏妆的火燎燎的腿。正如烟熏妆的美眉常常有点辛辣,这火腿也一样,裹上香甜的菠萝一起下口,能把这种凛冽化成绕指柔。

一般的吃喝趴容易自己脑补,而我们搞怪人群最喜欢的一个主题趴就是走脑又走心还得拼创意的“丑陋外套大赛”。

据说大赛的灵感来自于年轻人的吐槽——

杰克说:“小时候,我妈非要我穿她给我买的那件圣诞罩衫,我的天,巨丑无比,还画着一群变形的动物,我被同学们叫变形虫耻笑了好多年!”露丝不服气了:“这算什么,我外婆整天给我手织一堆毛衣,最难看的一定是非要我在圣诞穿的那件,不仅丑到没朋友,而且毕业十年的同学会还被人记起——说我就是个舞动的面包超人!”(我本人也从中找到了自己的中国式童年阴影——对不起了外婆,虽然我真的很爱您和您大多数的爱心毛衣)吐着吐着,美国人的幽默搞怪精神占了上风,丑陋外套大赛成了圣诞节的重要主题趴:每个人穿上让自己最崩溃的那件外套或者特别搞笑的圣诞主题毛衣来比丑,得胜者还有丰厚奖品。

丑陋外套大赛(资料图/图)

我见过的丑毛衣上身的效果: 有的像被打扁的茄子,有的像爆浆牛丸,还有一次获得头奖的胖大哥是硬塞进一件他十几岁时的套头毛衣,屎黄色的低颈圆领处胸毛喷薄而出,正面印着的那只驯鹿被宽阔的前胸拉到像整容失败的脸变形,还有两个貌似雪球的装饰正好在乳头部位一边耷拉一个,绝对是笑到你喷奶酒的地步。

Party之余装饰圣诞树也是团队体力加创意活。许多美国家庭从感恩节后就开始由家人朋友陆陆续续往树上挂装饰,大多数的挂件都有它自己特殊的意义。有的是来自家里几代人的祖传,一看你就能猜个大概,常常是特别精美或者绝版的挂饰,甚至是古董。他们像祖传珠宝、银器和高档瓷器一样放在盒子里珍藏起来传给子女,每年到了圣诞节才会拿出来艳惊四座,也让家人朋友们边一起回味祖父母那一辈的传奇。

还有很多挂饰是纪念家庭成员的重要人生时刻:孩子出生了,老大上学了,女儿出嫁了,儿子参军回来了,等等。它的便携式版本就是近几年在国内也很红的“潘多拉手链“,手链是一根银色的粗链子穿上形态各异的珠子,每一颗也是象征一个重要的生命里程碑。挂饰和珠子一样,可以是自己买也可以是朋友赠送的。比如一个学士帽形状的是象征着家庭成员的毕业仪式,这些时间点层层叠叠挂起来,点点滴滴穿起来,就成了我们人生故事的立体编年史。它不是主角独自写成的,而是在与家人和朋友的互动和见证下共同编排而成的。圣诞节的团聚正是庆祝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意义。

有一年圣诞,我们的彪悍一姐戴安娜深受情伤,与相恋多年的男朋友分了手,原计划好久的达尔文群岛的新年旅行也变成了忙着各种取消预定的机票和酒店。这使戴安娜非常沮丧,她宣布说她现在没有心情理我们了——她要回父母家过圣诞并躲在被子里不化妆不梳头哭个尽兴。 可是如果没有她的圣诞趴,我们这群游民就没有了节日呀!大家都鼓励她回家歇着,别当女主人了,可是我们这些被她指挥惯了的散漫人士突然感觉关键时候帮不上大女主的忙,也都低落起来。

没想到到了圣诞前三天,戴安娜的邮件又来了:“嘿,放心不下你们这群家伙,带上你的胃口,穿上你丑陋的毛衣,老规矩老地方出现吧!”

为了大戴这种两肋插刀的友谊,我们商量着如何给她一个惊喜,七嘴八舌讨论下来,电影迷杰森有了个好点子:“记得《小鬼当家2 》吗?主角10岁的小男孩凯文因为和家人一起出行过圣诞时上错了飞机,独自一人流落到纽约历险。在玩具店由于他对其他孩子的照顾,老板送给他一对斑鸠样子的圣诞树挂饰。斑鸠在英语中又叫情人鸟。老板说一个留给自己,一个送给你最感谢的朋友。最后小鬼头在中央公园得到一位无家可归的老婆婆的照顾,把中间的一只送给了她。那一刻他们同在异乡为流浪客,又共同扶持着度过了一个充满爱的圣诞节。我们为什么不一人送给她一对斑鸠挂饰中的一只呢?”

于是那一天当满是蛋奶味的戴安娜从厨房走进客厅,她被一树满满的斑鸠翅膀包围了!“在你翱翔的时候我们是和你并肩飞翔的羽翼,在你累了的时候,我们会共同撑起羽毛的穹顶给你遮蔽!”这可能是我们这群嘴硬脸皮薄的波西米亚人说过的最肉麻的一句话。在之后的多少年里,我们各自经历着自己人生的酸甜苦辣,却总是会想起那个为了朋友而鸡血满满的圣诞,和戴安娜躲在大眼镜后泪中带笑的回复:“朋友不是天生的相伴,而是我自愿选择的家人,你们这些家伙,可别忘了该宠我的时候宠我,该踢屁股叫醒我的时候狠狠给我来一脚呀!”

窗外,隔壁教堂的平安夜钟声当当的响了起来。各位朋友们,圣诞快乐!

1992年上映的《小鬼当家2 》里小凯文已经是声名鹊起的天价童星了,片中他闯进一见豪华酒店的大堂向一个志得意满的路人问路,这个路人就是现在的美国总统特朗普饰演的,而这间酒店就是特朗普大厦。这真是一个出名要趁早和炫富要趁早的完美结合。(资料图/图)


阅读 48
分享
写下你的评论吧